欢迎来到 - 文学朝光网 !    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散文精选 > 散文随笔 >

凡读过孙犁晚近之作的人

时间:2018-11-30 09:13 点击:
原标题:孙犁晚作老而愈新《孙犁晚作

原标题:孙犁晚作老而愈新

凡读过孙犁晚近之作的人

孙犁晚作选》

《孙犁晚作选》,是编选孙犁“十年荒于疾病,十年废于遭逢”之后的创作,包括:芸斋小说、耕堂散文、随笔杂感,以及《耕堂读书记》《书衣文录》等七十余篇。这一时期,他的中篇小说《铁木前传》还没有终卷,就得了一场大病,持续十年光景,基本不能或不想写作,接下来,“文革”浩劫,身陷囹圄,遭遇非难,形成创作上的一段“空白”。直到20世纪70年代末,仍在彷徨,“然已渐露生机矣”,有了写作冲动。此时,孙犁主动向他的读者表示,“再也写不出从前那样的小说了”。因为,经受过挫折和磨难,原有的激情已经不存在,浪漫情怀也烟消云散。这样,创作上的变化就很自然。于是文坛就有“新老孙犁”的说法。这种变化,不是别的,实是他“衰年变法”,一如凤凰涅槃,浴火重生,呈现出一个全新的孙犁来。

孙犁的晚作,主要指上述这一阶段的创作。而此时,他已步入生命意义上的晚年。晚年孙犁和他的晚年创作,老而弥坚,老而变新,以创新的姿态,出现在读者面前,他以“一年写一本小书”的干劲,给世人带来意外惊喜。一个明显的事实,凡读过孙犁晚近之作的人,无不称奇,无不说好,无论老年,或是青年,都有喜欢的理由。认为它才是“晚年经典”。芸斋小说,一帜独秀,既有作家“主观寓意”,又“多想象描写”,“文采副之”,看似散文,实为小说,因为,它“语言生动,意境玄远”。细读之下,小说的意绪和风神,尽在其中,与中国古代小说文脉贯通,得魏晋小说之真传。进入90年代,在当代文学大潮中,乡土小说、笔记小说风靡一时,称颂文坛,然而,芸斋小说却能独步文坛,久享盛名,并得以流传。它的语言运用,文白相间,长短句、询问句交替,古汉语词汇大量涌现,一变叙述方式,呈现了优雅的语言风格。文末取用《聊斋》《史记》及《汉书》的点评格式,把小说的主题与思想升华,使读者再次领略到我国古代汉语的风雅与美好,重温到古代汉语的深邃与古奥,并将古今世界打通,大大丰富了现代汉语言的表现力。这在当代作家中,也只有孙犁,能如此来做,还能取得成功。所以,芸斋小说,应是他晚作之首选和重头戏。

关于耕堂散文,孙犁说,这是一种“老年文体”,特点是自在与随意。孙犁晚年作品,写得最多的也是散文。得心应手,繁复多变的,也是散文。佳酿美文,美不胜收的,还是散文。他一再表示,要写“中国式的散文”,身体力行地写作,把散文的疆域大大拓宽(不独抒情散文一种),还将散文创作推向极致,达到新的高度。同时,孙犁对散文理论悉心研究,由古到今,中外兼顾,梳理与归纳,提出散文许多“规律性”的观点与意见,对散文创作极富建设性和借鉴价值。因此,在编选中,不只编选他的晚近散文,还有意编入他的一些散文理论,如《欧阳修的散文》一篇,视为突出的代表。

晚年孙犁,他随手拈来,“诸体兼备”,不只有通常意义上的散文随笔,还有一些耕堂读书记、耕堂题跋,书衣文录,芸斋杂文,别人很少写作的文体,都不曾放过。他有感而发,成篇就是好文字,而且,隽永耐读,新颖别致。读书记,既要有专业修炼,还需要一定的业务水准,这类文字极不易写,写好就更难了。孙犁的读书记,贯通古今,熔古铄今,古为今用,总与现实相关照,将历史活动在当下生活里,他是真正能把“死书”读“活”的人。为之,文章水平之高,就连专攻文史的专家(如来新夏先生)都惊叹,认为,当代作家中间,像孙犁这样,能通达文史术学,与之比肩的,实无第二人。还有,他的随笔、杂感,深得鲁迅之风,尖刻泼辣,穿骨入髓,是诙谐幽默,无巧之巧。《庚午文学杂记》,即属此类,对文坛颓风的批判,直击要害,绝不留情;对文势的观察,放眼全局,很有针对性、前瞻性,许多问题不幸言中。《读<史记>记》(上)(中)(下)及(跋),是他所有《读书记》中,最见深厚功夫的一篇,比某些文学教科书好读,还有阅读价值。晚年孙犁大病痊愈后,写了《读画论记》,这是他颇为满意的一篇理论文章,已是他耄耋之年,衰暮之际,近万字的长文章,某些论点还能与大师“暗合”,令人叹服。(本文为《孙犁晚作选》后记,题目为编者所加)

凡读过孙犁晚近之作的人


数据统计中,请稍等!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