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 - 文学朝光网 !    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故事 > 创业故事 >

但是当许多店铺发现我已是他们的稳定供货商后

时间:2018-11-23 21:08 点击:
我与改革开放 | 只赚你五块钱

编者按:为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,北京市委宣传部主办“我与改革开放”故事征集活动,北京市网信办、北京市委讲师团承办。活动向市民征集改革开放40年来,学习、工作、生活等方面亲历、亲为、亲闻的变化和故事,获得市民踊跃参与。经组委会认真评审,共275件文字作品、85件视频作品分别获得一、二、三等奖及优秀奖。本篇作品获得此次征集活动一等奖。

历史虽然不能假设,但却让人禁不住想象——如果当时人生和国运都没有“春天”,爱国者还能从“只赚你五块钱”走到今天吗?

同一个中国,改革开放前后,是天壤之别。

1992年,乘着改革开放的春风,我如愿在清华土木建筑系度过四年时光并顺利毕业。在外人看来,名牌大学毕业绝对是天之骄子,可以被分到北京一个响当当的单位,旱涝保收、衣食无忧,成为一个工程师。事实上,当时的我确实有个好去处,北京建筑工程总公司。没想到报道当天,我就听说自己将来要被派往马来西亚,便毫不犹豫地拒绝了。那时,正值中关村第一代创业者结出硕果,从北京建筑工程总公司出来,我口袋里只有26元钱,跑到了中关村,决定做个个体户,从最底层干起。

所有的开始都充满了艰难与险阻,即使是在改革开放的暖阳下。思虑很久,我选择了一条“只赚五块钱”的独木桥道。

彼时中关村绝大多数柜台店面都在做电脑配件生意,一般键盘、机箱的利润在十五至三十元之间,由于机箱沉,不易搬运,许多店铺不愿做这样的生意,但这正好给我留下了机会,想要挤进市场就要做别人不愿意做的生意。

从那时开始,我便给客户送货。每天骑着自行车,一手夹着机箱,一手握着车把,同时车后还夹着键盘,七歪八扭地避让着行人,有时一不小心撞到别人车上,即使摔倒的一瞬间还在拼命用身体保护着机箱。无论刮风下雨、烈日炎炎、冰天雪地,陪伴我的只有“除了铃不响剩下哪儿都响”的那辆自行车。除了成本,每个机箱、键盘,别人赚十块二十块,我坚持只赚五块,并且总有新款,慢慢地,店铺老板便认可了我。

“冯五块来了”,开始人们语气中夹杂着些许轻慢,但是当许多店铺发现我已是他们的稳定供货商后,他们便不再小看我。“冯五块”在中关村不胫而走。

每天骑着自行车穿梭在中关村的各个角落,会突然在某一天惊觉,彼时中关村的标志性建筑,在一刹那间就消失了。时序更迭,慢慢地,我才懂得,那是我在烟尘中看到的一个时代的告别。

中关村太快了,一切都太快了,我也太快了。忙碌之余,我会忍不住想,我应该停一停吗?但这个思绪随后就会被一个写字楼内的谈判冲得无影无踪,我很快就习惯了改革开放带来的快节奏中的中关村。

经过几年的努力,也是得益于“冯五块”的口碑,我代理的“小太阳”键盘月销量已经达到3万只,占据中国北方70%的市场份额。就在一切看似顺理成章之时,这一年,改革开放随行带来的刀光剑影向我迎面扑来。

依然清晰地记得,1995年4月8日的晚上,我突然得知:自己的两个业务经理中的一个反水了!不仅长线钓住了我长期的供货商,还成立了新公司,锋芒所指,不言而喻。他的新公司成立后,供货商随即切断了与我的货源供应。釜底抽薪似的“地震”,让我感到了事态的严重性。

在当时所有库存只够维持大约40天的时候,我着手稳定市场货源,并决定规范中关村的机箱市场。1995年6月,华旗携手银河,双方交替降价。仅仅两个月时间,我和我的华旗不仅赢得了更大的市场份额,还达到了净化市场的目的,一战成名。

华旗虽然日渐步入正轨,我的脚步却没有因此而停滞。与华旗一路走来,我满怀激情,感谢时代,一颗爱国的拳拳赤子之心溢于言表。为此,我将“小太阳”改名“爱国者”,既表露着我的内心,也昭示着华旗未来的脚步。

如今,在数码相机领域,爱国者早已成为也是唯一一个能与国际品牌竞争的民族品牌,而对于我来说,爱国者才刚刚开始启航。

回望惊觉,改革开放已迎来了它的第40个年头。40年后,虽然还是同一个中关村,它却拥有与时代同步的天壤之别。但即使时代在变,中关村也在变,这里,创业者的故事仍然沉默而闪光,一如从前的模样。


数据统计中,请稍等!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